寻找昆明金融圈里最会弹古琴的人

南拾壹 2020-05-04 16:01:50

小编语


魏增光是我们以前在银行的同事。06年从人大保险学毕业后,选择到云南的国有银行做外汇与贵金属交易。讲真,那个年月,除非是因为爱情,是很少有北方人会选择到云南来工作的,然而魏增光却是没有爱情的那一个。留住他的是昆明的风和日丽、蓝天白云。

增光闻名于昆明金融圈的是他弹得一手好琴。他绝对是独树一帜的,昆明金融圈里古琴弹得最好的人,昆明古琴圈里最懂金融的人。

如今他已是云南省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古琴名家俞秦琴与葛瀚聪教授的得意门生。4月21日他将在在云南艺术学院实验剧场举办音乐会,音乐会前夕,小编与他展开了对话。




结缘


问:前几年就知道你的古琴弹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到成都去向俞老师拜师学艺?

答:学习古琴和我一直以来对音乐的热爱有很大关系。工作以后学琴学到第5年的时候,我发现了很多技术上的局限,感觉自己弹琴困难重重。这不仅是悟性的问题,而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不断发现问题再解决问题,由此琴艺才能不断攀爬。

我渴望到云南以外的地方去继续求学。在做了半年左右的功课,把国内所有的名家都听了一遍后,两年前我决定到成都拜访蜀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俞秦琴老师与著名琴家葛瀚聪教授。



问:这两年来你的学习成果怎样?

答:我记得第一周花了两天的时间专门重学指法,这原本是初学者学习乐器的基础。但对我来说,就是一张画满的纸全部重新擦掉,然后画上新的东西。一个月要改掉以前的指法,这如同要改掉自己原本走路的姿势一样困难。

后来我每个月飞成都一次,有时候节假日都在成都。后来加了声乐课,师从四川音乐学院吕畅副教授,每个月去两天,从早到晚俞老师严格的教、盯,回来再练一个月,再回去学,这样循环往复学下来。不仅解决了之前琴艺上的困境,半年之后,老师让我在她成都的音乐会上做主持,同时我也弹了一首川派著名的《醉渔唱晚》,反响不错。

2017年初,葛老师开始亲自教我,对我的要求很严格,耳提面命,这一年多的时间过得飞快,我也乐在其中。两年的学习,两位老师对我如慈母严父一般,我很感恩。




传承


问:你现在已经成为云南古琴界翘楚,你是如何教授你的学生弹古琴的?

答:我教学生就如同两位老师教我一样。两位老师即使很累的时候也激情澎湃用各种方式传授琴艺,我很感动。所以我对自己的学生也是一样,让他们每节课学得满满的,不仅是教授技法,更要学习仁德。现在的师生关系很世俗,有的学生来找老师就是学了几首曲子。但我希望学生能长久的学下去,不仅仅是为了附庸风雅。


问:为什么不直接辞职,专心弹琴、教琴?

答:我想单纯的爱古琴。如果辞职了以古琴为生,把它作为谋生的手段,我怕古琴变得功利了,无法保证这一份单纯,不能更好地去教学、传承。

学到后来,对古琴的传承就变成了我的一种责任,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一个过程。将我对古琴单纯的爱传到学生们那里,越纯粹的时候,可能教学的效果、传承的效果越好。




音乐会


问:为什么想到在昆明举办古琴音乐会呢?

答:古琴最吸引人的最直接的还是现场演奏。我跟随俞老师参加并观看了几次古琴音乐会,感到责任将专业的古琴演奏引进到云南来,把好的演奏水准让大家现场感受到。

举办这场音乐会很难,音乐会的场地、宣传、售票、组织等都是我们独立来完成,没有中介参与。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期许来做:就是坐在那里,凭借一把古琴,就可以震撼人心,把听众的心收过来。



问:相较于其他乐器,你觉得古琴的特点是什么?

答:古琴值得大家去听的是它的每首琴曲背后的历史背景。比如我这次将要弹的《龙朔操》,它的背景就是昭君出塞。很多诗词、曲子描述王昭君都是哀怨、凄婉的,但是《龙朔操》这首曲子很特别,它更雍容大气,把大怨弹成了大爱。它优美清新的曲调,表现的并不只是王昭君悲悲切切弱小女子的形象,而是一个能歌善舞、光彩照人的美丽形象,而这可能更切近于王昭君本人的形象。其实琴曲有很多类型,叙事的、写景的、讲述爱情的等等,所以古琴背后的历史故事更值得我们去发掘,去聆听。


问:向听众介绍一下为什么应该到现场来听这场音乐会。

答:首先是能感受名师名家的风采。

俞老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蜀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自幼师从其父古琴名家俞伯荪先生习琴,后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师从广陵派大师林友仁先生,她也是著名琴家葛瀚聪的爱妻。俞老师作为古琴界的传奇人物,研习古琴近五十载,融会贯通,演奏炉火纯青,听众在昆明就可以聆听一流演奏家的演奏。



其次是琴曲的用心甄选。

除了流传较广的《潇湘水云》《欸乃》《鸥鹭忘机》《醉渔唱晚》等经典外,《猿鹤双清》《春山听杜鹃》《古怨》《龙朔操》及《秋塞吟》更是演奏会上少见曲目,俞老师也将带来难得一见的蜀派版本《流水》,这些曲目可使古琴爱好者大快朵颐。


问:对于古琴,你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答:保持初心,保持一颗纯粹的心,继续弹琴,推广古琴。

我在弹古琴的时候,首先要感动自己,需要让自己入境,才会感动到听众。



印象中,增光是个飘飘然置身红尘之外的人,在对话中听到他说出一些话,颇有启发。所以,我们一点都不奇怪他为何会选择留在昆明、会喜欢弹古琴,更加不奇怪他如何能把己喜欢的事情都做到淋漓尽致.。

如果您是知音之人,想听名师一流水准的演奏,或者对古琴感兴趣,可在4月21号亲临现场古琴高山流水之音。

关于音乐会的详细信息,请点击以下链接:

合真琴韵——古琴专场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