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攻坚战!打破三十年惯例,成立梦之队

金融五道口 2020-07-09 07:49:43

广受推崇的微信公号,点击上面蓝字“金融五道口”一键关注。喜欢此文,请分享给朋友们看看

(本号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评论,感谢微信管理团队)

一、新一届财经官员的意料之中与意料之外


导读:只有危机才能倒逼改革,2018年换届,财经口官员,行长和财长选拔路径都打破了延续三十年的惯例,背后的逻辑很清楚,新时代,必须换种新思路了,破局亟待将才。


文章:关于这届财经官员的一些看法

来源:浮云遮望眼(有缩减)(本文不代表金融五道口立场)


不同时期财经官员的使命和任务也不同,1998和2003相当长的时间内金融(摆脱技术性破产)和国企改革(三年脱困)是重中之重,世纪之交五年,金融改革成效不彰,到2003年财政注资五年后,整个银行业又再度陷入技术性破产边缘,争执不下的财长行长最终不得不双双换将。也是在这个背景下,银行监管职能从中央银行分离,成立了银监会。

 

一晃十五年,只有危机才能倒逼改革,2018年换届,财经口官员,行长和财长选拔路径都打破了延续三十年的惯例,背后的逻辑很清楚,必须换种新思路了。

 

过去十年金融和财政改革进展不力,高杠杆和债务危机成为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地方债务越滚越大,金融市场乱象丛生。2017年当中国决定用三年时间来化解金融风险时,让人想起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朱相也提出用三年时间让沉疴附身的国有企业脱困。

 

如果问题不严峻,何须将金融防风险视为攻坚战之首,还列出三年时间表!未来几年,中国金融业有一场狠战硬战要打,历史轮回,改革沉浮又到了呼唤帅才将才的时代了。

 

新气象  本届财经官员突破了以往的选拔路径


60岁的易纲和62岁的刘昆,成为新任央行行长和财长,这是自1990年以来第一次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出现双双非中委身份(易为十九届候补中委,刘为十九届ZJW委员)。

 

1990以来,历任央行行长选拔经历大体相似:无论戴相龙还是周小川,两者都经过从中央到地方全方位历练,其中,国有大型金融机构一把手和执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的经历几乎是必选项;而财长则一般会在财政系统历练数十年,熟悉财税事务各项工作。近几届来,几任财长(楼和肖)都担当过常务副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职务,而项怀诚、金人庆、谢旭人、肖捷在出任财长前都主持过国税总局。

 

相比早先传闻的其他candidates,易纲无大型金融机构和地方历练经验,也无“三会”主席头衔,二十年来深耕央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专业技术官员。选择易纲既是对专业技术官僚的最大认可(考虑到货币政策的连贯性),也是对海龟派官员的信任和认可,更是对他20年来坚定不移的市场化理念和实用主义渐进改革方法论的认可。2014年兼任中财办副主任后,易与LH在理念上的高度一致性(坚定的市场化改革、产权保护、坚持通过对外开放倒逼国内改革),两人长达二十多年的合作和学术友谊都是加分项。

 

新财长刘昆2016年60岁的年龄告别财政部履职人大时,外界不会想到他会在2018年重回财政部。刘长期在广东工作(8年财政厅长+3年分管副省长),他所具备的一线视野是长期只在财税系统的官员无法比拟的,更是当下财税改革僵局破局之人。


刘昆说过,“许多改革,单靠我们自己是做不下去的,大家努力,效果会较好。为了做好事情,我们都会请人大、纪检委、发改委、监察厅、审计厅,包括央行来一起做。有些话,他们说比我们说好,比我们管用。”财税改革十年来进展不力,光一个个税改革十年来年年谈,但不见进展;财政权大,利益羁绊尤重,原先既有的思路已经到了不得不换的时候了。

 

过去十几年以来,财经系统技术官僚声誉受到了越来越大的质疑,滞后的现实与改革愿景冲突越来越大,技术官员囿于自己的视野和部门利益,建设性突破不足。这是新时代不拘一格选拔的关键所在,与之前二十年长期浸淫一线的那批人相比,新选的人物,不受原先利益藩篱牵扯,才能无所畏惧。


延伸阅读:


谁是央行拍板人?不要忽略易行长背后的谢先生


作者:原上草   来源:牛爷财经(本文不代表金融五道口立场)


导读:以下是草哥的分析,请一切以官方公布为准。


大局已定,机构改革之后,各部掌门人也纷纷亮相,舆论把眼光聚焦在新任央行行长易先生身上。


作为中央候补委员的易行长,级别并不高,不但低于前任周行长的副国级,也低于证监会的刘主席,低于合并之后新成立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郭主席。所以,可以这么认为,舆论的关注,一方面是出于对前任周行长赋予这个角色的重要意义,另一方面是因为易先生在金融领域方面所做的深厚的学术研究?


但是仔细分析,以这个级别担任行长位置,显然跟此前所说的赋予央行更大更多的金融协调监管权力是不相符的。以此推测,在易行长之外,央行还将迎来一位更重要人物。


那么会是谁呢?仔细观察,周行长此前是以书记身份兼任行长的,但是易行长并没有赋予央行书记之身份,所以可以断定,很快,央行在易行长之外,即将迎来一位央行党委书记。这个角色或许比行长更重要,级别也会更高。


那么,谁将获此重任呢?根据草哥获得的确切可靠信息,这一重担将落在谢先生身上。谢先生目前是河南省委书记,这次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委员。此前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呆过,还做过国家统计局局长。既有中央重要部门的经历,也有地方历练经验,既可以称得上学者型官员,也有全局和地方主政经验,一旦调任央行担任要职,不仅跟易行长会是很好的搭配,也是一个很好的互补。


易行长总体而言,还是一个学者,在业务方面,那是非常精湛,也在业界享有盛誉,但毕竟从政经历单薄,只有央行和中财办工作经历,大多是研究性工作。以此经历,绝非金融领域大批金融大鳄、玩家和妖精的对手。


易先生的前任周行长,好歹是个红二代,不仅学术造诣惊人,而且国际国内都人脉广泛,见多识广,宠辱不惊,以其标志性的微笑,遇到任何急事都能付之笑谈。所以央行的很多改革,在周行长的任内,都能上下协调,稳步推进。人民币纳入SDR篮子,就是能载入历史的巨大功劳。


所以,央行要在下一步的改革中举得更大进步,需要一个能从国内视角进行审慎把握的人物,必须要一个能从更大局面进行其他部门协调的人物来跟他搭配。谢先生,会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


但谢先生的短板在于,对金融领域不是很熟悉,特别是在跟国际金融圈的交往,缺乏经验。那么,借用易先生的国际领域声誉和学术功底,配合谢先生的国内协调,央行当可发挥更大作用。


易先生是看重其专业能力和国际形象,看重其长期美国学习工作的经历和国际声望,直接推到前台,一是延续央行的专业治理,二是力推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领域的改革开放。考虑到前段时间权威人士在美的碰壁,就更容易理解了。如果这个推断正确,那么新行长的实际职责将变成主外,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现在的中美经贸状态之恶劣。原以为长期美国学习工作经历会是难以获得充分信任的劣势,不想却变成了优势。


当然,在金融领域,更高层次的协调来自新任的刘副总理。刘副总理最近先后在多个重大场合露面:1月底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他代表中国阐述了未来几年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并释放出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信号,受到世界的广泛关注;近期中美经贸关系趋紧,他又出访美国,协调中美经贸关系,新华社文章认为,他将成为中方对美经贸关系的牵头人。


种种消息显示,被外媒称为“中国萨默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的刘副总理将在新一届政府中出任重要职务,金融领域就是其中一环。


可以预期,未来中国金融领域的格局基本奠定,刘副总理总管,易行长与谢先生搭班,再加上郭主席,将会形成一个监管层面的明星梦之队。金融大鳄们要想兴风作浪,恐怕难了!!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支付稿酬,谢谢!投稿邮箱:fivecrossing@126.com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金融五道口公众号 

致读者:由于“你懂的”的各种不确定性,《金融五道口》经常被动失联,无法更新内容。欢迎朋友们关注我们的备联号: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金融紫禁城微信公众号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金融好望角微信公众号

感谢您对“金融五道口、金融好望角”的关注

我们的用心

只为您的投资更轻松


更多精彩及时的金融资讯,尽在金融五道口

申请方法:加群主微信(lidai5189)

/商务合作,QQ:3072994630/